欢乐人生——让爸妈享受快乐
 
淫乐星期天
 
「起床了,懒虫。」张志进到卧室拉开了窗帘,阳光一下从外边穿透过来,
 
照在林琦的脸上。
 
林琦不情愿的张开眼睛:「老公,再让人家睡一会嘛!」
 
张志刚又伸手一把掀开林琦身上的被子:「还睡呢,都十点了。快起来!」
 
林琦坐了起来,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星期天嘛,也不让人家多睡会。」
 
志刚笑呵呵地来到床头,坐在一丝不挂的林琦的背後,把她搂在怀里,两手
 
从身後伸来握住林琦两个丰满坚挺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捻动着两颗娇小粉嫩的
 
乳头。「讨厌!」林琦用手轻轻的在志刚的手打了一下,娇嗔的说着,一边却享
 
受着老公的爱抚。
 
林琦今年已经三十岁,有了一个四岁的女儿,身材愈发凹凸有致了,加上天
 
生丽质的容貌,走到哪里都吸引着男人好色、女人妒嫉的眼光。
 
本来早晨就是男人性慾最旺盛的时候,志刚搂着林琦柔软而又丰满的躯体,
 
把玩着一对同样柔软丰满且富有弹性的乳房,身下的肉棒涨涨的涨硬起来,林琦
 
依偎在志刚的怀里也感觉到老公的肉棒硬了起来,就把手伸向身後,插进志刚的
 
睡衣,握住肉棒轻轻的上下撸动……
 
「老公,你的小弟弟又不老实了。」
 
「它想要喂你喝牛奶呢!」志刚从床上站了起来,把睡衣解开,硬硬的肉棒
 
站立着,他一只手拉着林琦的脖子,让她的脸靠向自己的胯下,一只手向下压着
 
向上直挺的肉棒把它填入林琦的小嘴里。
 
「呜……讨……呜……讨厌……」嘴里被插入肉棒的林琦只能含糊不清的发
 
出几个字,然後开始卖力吸吮着肉棒的龟头。
 
肉棒让林琦的小嘴吮吸的刺激,让志刚不住地发出唏嘘的喘息……不时地还
 
用双手捧住林琦的头把坚硬的肉棒顶向林琦的小嘴深处,顶到喉咙里……终於那
 
种酥麻的快感再也压抑不住,爆发的临界点来临了,志刚紧紧压住林琦的头,把
 
肉棒顶在林琦的小嘴里,一耸一耸的精液喷薄而出,直到努力从肉棒中挤出最後
 
一滴精液,才把它从林琦的小嘴里抽了出来。
 
林琦鼓着嘴,里面满满的全是老公志刚的精液,赤着脚跑到浴室把它吐了出
 
来。志刚也脱了睡衣跟了进来,打开淋浴,两个人冲洗起来。
 
「老公,你好讨厌,你爽了,我下面的小嘴还没吃呢!」
 
志刚伸手把两个手指插进了林琦下面的小穴里,就感觉到好多黏黏的慾液,
 
把莲蓬浴头拿了下来,对着林琦的小穴冲起来,一边说道:「嘿嘿,你忍忍吧,
 
昨天晚上还没有喂饱你吗?你个小淫妇。」
 
「昨天晚上吃饱了,今天又饿了……嘻嘻!」
 
两个人洗过澡,穿着睡衣,坐在沙发,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好饿哟!中
 
午做什麽吃?」志刚对林琦说,「饿死你算了……」林琦依偎在志刚的怀里,手
 
还轻轻在他的双腿中间抚摸着,眼神中露出调皮的娇笑。
 
正在这时,茶几上林琦电话响了起来,志刚伸手拿起来接听:「喂……呃,
 
小珂啊?」转过头来对林琦重复了一下:「你妹妹。」
 
「小静不在家,上星期五去你妈妈家,她住哪里了?呵呵,你们要过来呀?
 
好啊!什麽,已经到楼下了?好的。」
 
小静就是林琦和张志刚的四岁小女儿,志刚挂了电话扭头对林琦说:「去开
 
门,你妹妹和王永来了。」
 
「不去,看你慌的,你去。」
 
志刚双手从背後隔着睡衣使紧揉了两把林琦的乳房:「你不慌,一会别让王
 
永操你。」
 
「就让,就让,谁让你不喂饱人家!」听了志刚的话,林琦有点恼羞成怒,
 
脸也红了,心跳也快了,不觉地好像自己的小穴又分泌出淫液。
 
门铃响了,志刚又狠狠地把林琦的乳房抓了一下,差点没让林琦叫了出来。
 
然後起身打了房门,门外站着的林珂和王永笑着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
 
的东西。
 
「我们就知道你们也不会做饭,所以就给你买来了水果、面包、小菜……」
 
林珂把手里拎的东西举起来给他们看。
 
林琦这时也从沙发起来,急忙接下林珂手里东西放在桌子上,一边笑嘻嘻的
 
问道:「是想你姐夫了吧?」
 
「嘿嘿,是想了呀!」林珂手里没东西了,转身就把志刚抱住,在他脸上亲
 
了一下。
 
「小骚货!」林琦笑着在妹妹翘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林珂仍然抱着志刚不
 
松手,扭着对林琦说:「可是我家王永更想你哟!」林琦脸红着笑了笑。
 
这时志刚的双手已经伸到林珂的衣服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抚摸着说:「王
 
永,把你姐喂饱啊!尤其是下面的小骚穴。哈哈!」林琦的脸更红了。
 
这时王永也笑着走到林琦的身前,把林琦抱在怀里:「姐,我是真的好想你
 
哟!」
 
「姐都是老太婆了,想什麽想!哪里想?」林琦任王永的双手解着她睡衣上
 
的钮扣,笑嘻嘻的对他说着。
 
林琦刚洗过澡就穿上了睡衣,里面并没有穿内衣,当王永把她的睡衣解开,
 
雪白又透着一丝红润的玉体就展现在王永面前,一对乳房高高的紧挺,小小的乳
 
头、粉红的乳晕、平坦的小腹、纤细的小蛮腰,肥圆的屁股高高的翘起在後面。
 
王永急忙乾脆把林琦的睡衣全都脱了下来,把一丝不挂的林琦搂在怀里:「姐,
 
你好美……」
 
王永一只手搂着林琦的後背,一只手在揉搓着林琦的一只乳房,然後把嘴压
 
在林琦的小嘴上,把舌尖伸向林琦的小嘴里。林琦也配合着王永,伸出舌头和王
 
永的舌头纠缠着,上身向後微躺,下身却紧紧地贴在王永的下身上,慢慢地摩擦
 
着王永衣服下早已坚硬挺拔的肉棒。
 
「志刚哥,你看人家把你老婆的衣服都扒光了。嘻嘻!」
 
志刚和林珂已经拥抱着坐在沙发上了,当然他们早已经亲吻过了,而且现在
 
主动的是林珂,她已经解开志刚的睡衣,用手玩起了志刚的肉棒,志刚也在解林
 
珂的衣服。
 
「呵呵,他扒光我老婆,我也扒光他老婆,这才公平嘛!」
 
林珂比林琦小四岁,今年二十六了,虽然结婚了两年,但是没要小孩子,就
 
是想多玩两年。虽然她已经被很多男人浇灌过,但是身材还是像一个少女,而且
 
比少女更热辣,乳房大而坚挺,小腰柔软纤细,臀部丰满圆润。
 
把林珂扒光後,志刚也不急於玩弄她了,看着她躺在沙发上,仔细欣赏着这
 
个虽然看了无数次的美丽肉体。
 
「嘻嘻,被你玩也玩那麽多次,有什麽看啦!」林珂笑着用手遮住自己的乳
 
房,毕竟一丝不挂被人这样瞧着还是有点害羞呢!
 
志刚笑了起来,也脱下早被林珂解开的睡衣,把她拉在自己的怀里,从身後
 
用双手玩起她那对弹力十足的乳房来。没一会,那对乳房就鼓胀起来,小小的乳
 
头也硬了起来,林珂的气息也开始粗了起来,「噫噫呀呀」的发出喘息,身体不
 
安份地在志刚的身上扭动着。
 
「姐夫,我想要……」
 
「想要什麽?」
 
「想……想要姐夫的肉棒……」
 
「什麽肉棒呀?」志刚还是不紧不慢地揉搓着林珂两个鼓涨的乳房,一边用
 
言语调戏着她。
 
「就是你的大鸡巴……姐夫,我想要……噫……」
 
「要姐夫的鸡巴干什麽?」
 
林珂也知道志刚是在故意作弄自己,在他怀里扭着身子:「姐夫好坏哟!就
 
是人家想要姐夫的鸡巴『干』嘛!干珂珂的小穴。」
 
「呵呵,早上让你姐姐用过了,现在不行了。」
 
林珂一听这下恼了,翻身从志刚的身上下来,跪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志刚的
 
双腿中间,用手握住志刚坚挺的肉棒:「这个不是你的吧?让我咬掉它吧!」说
 
着小嘴一张,把志刚的肉棒吞在嘴里,轻轻的用牙齿作势欲咬。
 
志刚也玩笑得差不多了,就把林珂的小脸从自己的肉棒上推开,然後让林珂
 
转过身背着自己跪在沙发前,上身趴在茶几上,翘起圆圆的屁股,扶着自己的肉
 
棒对着中间的小穴插了进去,林珂小穴里早已淫水泛滥成灾了,所以志刚的肉棒
 
丝毫不费力地挺进到底。
 
林珂空虚中正等待有东西填满的小穴,被志刚的肉棒插进来後,爽得林珂大
 
声浪叫起来:「姐夫,你的肉棒好大……把小穴填满了……好爽啊!」
 
「真是个小骚穴!呵呵……」志刚把肉棒抽了出来,又狠狠地刺了进去,顶
 
得林珂一下子上身全伏到了茶几上,鼓涨的乳房擦着玻璃发出「吱吱」的响声,
 
伴随着林珂又一声满足的呻吟:「好爽!姐夫……你干得好用力啊……用力干妹
 
妹……」
 
看着林珂这样的美女被自己的肉棒干着,并发出这个淫荡的浪叫,志刚男性
 
的征服心理得到激发,也同时被满足,他双手从背後紧紧握住林珂的两个乳房,
 
挺动着坚挺的肉棒快速地在林珂的小穴中抽送起来,随着他的抽插,两个肉体激
 
烈地冲撞,发出「啪啪」的打击声。
 
「啊……好爽……美死了!姐夫好会干……呀……噫……呀……不行了,爽
 
死了……要死了……太爽了……呼……」
 
林珂被干得不断地发出浪叫,同时被干得身体软得像一堆棉花一样,除了两
 
个乳房涨得像气球,小穴的淫水更是源源不断地从身体深处涌出,志刚的肉棒每
 
一次抽出来,龟头的棱角都会带出一些林珂的淫水,滴落在地板上。
 
「小珂,今天你怎麽流这麽多淫水啊?」志刚气喘吁吁的问道。
 
「呀……好舒服……人家还不是被你干得爽才流这麽多……姐夫,人家在来
 
的路上就想着被你干哟!嗯……好爽……爽死了……」
 
那边,王永一边吻着林琦,林琦一边也帮着他把衣服脱了下来,两个人也是
 
一丝不挂了。
 
「想干姐姐吗?」
 
「想。」王永把林琦抱了起来,放在志刚和林珂旁边的沙发上,林琦把两腿
 
分开放在两边的扶手上,小穴已经张了开来,正等着王永的肉棒。王永的肉棒也
 
涨得快要爆破了,一对准林琦的小穴就趴在她丰满柔软的躯体上,将肉棒插了进
 
去。林琦早上已经被志刚激发了性慾,却没有得到满足,这时小穴终於被肉棒插
 
入了,也满足的长长出了一口气,紧紧地用双手抱住王永的臀部,慢慢体会小穴
 
被肉棒涨满的快感。
 
王永看着自己胯下这个美丽的少妇,而且还是自己的妻姐,脸上那种满足而
 
又舒爽的表情,插进去肉棒更加坚硬了。林琦这时也慢慢地松开了搂着王永屁股
 
的手,王永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
 
「姐……你的小穴好紧……夹得我好舒服……」
 
林琦并不说话,只是抿着嘴粗粗的喘气,享受着王永的肉棒在自己小穴抽送
 
所带来的快感,但是她那漂亮的脸蛋上表现出来那种欲仙欲死的表情,已经让王
 
永感觉到莫大的满足,更何况她那温暖又湿润的小穴紧紧地包括着自己的肉棒,
 
给了他肉体上更大的满足。
 
「姐,干你太爽,好想肉棒能这样一直硬下去。」
 
「呵呵,你们男人是看见个女人就想干哟!姐也好舒服……啊……」
 
王永的肉棒这时已经忍不住要喷薄欲出了,所以他加快了肉棒的抽插,一下
 
一下,又快又深……林琦这时被干得混身酸软,早已来了两三个高潮,再衿持也
 
把持不住了,也像妹妹林珂一样叫起床来:「啊……啊……好舒服……好爽……
 
高潮了……不行了……姐被你干死了……啊……好爽啊……」
 
被干得高潮的林琦小穴一阵阵地收缩,让王永的肉棒抽插起来更加舒服了,
 
但是也更加把持不住了,王永把玩弄林琦乳房的双手抱住了林琦的屁股,又狠狠
 
地干了十几下,然後紧紧地顶在林琦的小穴里把精液喷射出来。林琦在王永最後
 
冲刺时也知道他快要射精了,这时也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让王永的肉棒能更加深
 
入地在自己的小穴中跳跃着射出滚烫的精液。
 
这时林珂趴在茶几也被自己的姐夫干得好几次高潮了,语无伦次的浪叫着。
 
志刚由於早上已经射了一次精,所以这次比王永要持久了几分钟,但这时也已经
 
无法控制了,便趴在林珂的身上将精液浇灌在她的小穴里。
 
林琦双腿交叉着缠在王永的腰上,双手抱着王永背。林珂趴在茶几上,志刚
 
压在她身上。四个人喘息着回味着刚才的激情,过了好久四人才各自分开。
 
「老婆吃饱了吧?」志刚笑嘻嘻的调戏的问林琦,林琦白了他一眼,妩媚地
 
笑起来:「你喂不饱人家,当然得有人来喂嘛!嘻嘻!」
 
「姐,你好淫荡耶!」林珂那边也凑热闹。
 
「去,刚才谁被干得乱叫啊?」林琦回敬说。
 
「嘻嘻!好像不是我自己叫的吧?我听到有人也叫了哟!」林珂说。
 
林琦的脸一下红了起来,这个成熟的小妇人更显得妩媚动人。
 
四人又互相爱抚着,调笑了一会才起身去冲洗,然後摆下林珂和王永带来的
 
饮食,坐下来吃饭。吃完饭,四个人来到卧室,让林琦和林珂跪在床上,志刚和
 
王永站在床下,两个人互换着干两姐妹。
 
林琦偏向文静一点,林珂则是更加放浪一点,不过,姐妹俩都是一样淫荡。
 
志刚和王永操一会就换一下位置,一会志刚站在林琦的屁股後插两下,一会又搂
 
着林珂的腰来几下,林琦被干得是低喘娇吁,无尽的妩媚,林珂则声声高呼,浪
 
叫连连……四人直到累得个个都是腿脚发软,才互相拥抱着在这张大床睡去,结
 
束了这个淫荡欢乐的星期天。
 
(一)
 
星期五周末了,林琦和老公志刚驱车驶向住在郊外的林琦父母家里。林琦的
 
父亲林平今年五十五岁,母亲刘芸今年五十二岁,都已经退休在家了。他们生育
 
的林琦和林珂两个女儿都已经出嫁了,但现在只有林琦和志刚要了小孩子,他们
 
两个在家也没什麽事,就主动要求给林琦和志刚他们带小孩子。林琦和志刚当然
 
乐得清闲,只是每到周末去看一下,接回家住一天,或不住乾脆看一下也不接。
 
林琦和志刚来到林平和刘芸住的地方,这是一栋两小层的小楼,还带一个小
 
小的院子,小巧幽静。这是林平和刘芸退休下来,讨厌了城市里的车水马龙特意
 
挑选的来养老的。
 
林琦和志刚下了车,推开虚掩的院门,女儿小静正在院子里花草前玩耍,看
 
见爸爸妈妈,兴奋的跑了过来,林琦抱起了她一同走进房子里。
 
正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林平看见他们进来,扭头和他们打招呼:「志刚、小
 
琦,你们来了?」
 
「嗯。爸,妈呢?」林琦一边也向父亲打着招呼,一边问道。
 
「她在厨房准备晚饭呢!下午她不是给你打过电话,知道你们要来嘛!」林
 
平笑呵呵的对女儿说。
 
「那我去帮妈妈做饭。」林琦把小静放下,就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刘芸看见林琦走了进来:「没什麽要帮忙的了,都已经做好,你端到
 
桌上去吧!」
 
「妈,今天你好漂亮哟!」
 
刘芸今年虽然五十二岁了,但是知识女性的气质加上悠闲的生活,让她看起
 
来就像三十几岁、四十岁的人一样。头上偶而有的白发也染黑了,要说额头上没
 
有皱纹,就是眼角的鱼纹也不仔细看也不能看出来。她和林琦站在一起,更像一
 
个大姐姐而不是母女。
 
「老太婆了,还漂亮什麽呀!」刘芸一边端着饭菜从厨房来到近临的餐厅,
 
一边笑着说回答。
 
「妈,不是你这麽漂亮,哪会生出这麽一对漂亮的女儿嘛!呵呵。」那边志
 
刚也走了过来帮忙端盘递碗,加了这麽一句。听了志刚的话语,刘芸的脸微微的
 
红了一下,女婿这麽说,她都不好意思接了。
 
林琦在一边接了回道:「妈妈这个样子,像我姐姐还差不多。」刘芸轻轻的
 
瞪了林琦一眼:「没大没小的……」
 
说说笑笑的,林平、刘芸、林琦、志刚和小静坐在餐桌前吃完晚饭,林平、
 
志刚和小静去看电视了。在林琦和刘芸收拾完餐桌,又洗涮了盘子和碗筷後,小
 
静已经困得睡下了。
 
刘芸和林琦两个抱着小静来到楼上的一个小卧室,把小静安置好,刘芸坐在
 
床边对林琦说:「琦琦,妈有个事想问问你。」
 
「什麽事呀?」林琦看见妈妈有点紧张,又有点吞吞吐吐,好像还有一点脸
 
红,有点觉得奇怪。
 
刘芸脸好像更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饭时那点红酒的作用。沈默了几秒
 
後,好像下定决心一样问林琦:「你、志刚、珂琦和王永一起做爱是从什麽时候
 
开始的?」
 
「啊……」林琦一惊之下站了起来,脑子有点混乱了:「妈,这个事,您怎
 
麽知道的?」
 
看到林琦受了惊吓,刘芸急忙拉着林琦的手让她坐下,微笑的对她说:「不
 
要怕,妈妈就是问问。」
 
「您是怎麽知道的?爸爸知道吗?」林琦还是紧张,心里想了一遍,不可能
 
爸爸妈妈知道这个事啊!除非林珂和王永告诉的,但是好像也不可能啊!
 
「好,妈先告诉你怎麽知道的,你再说好不好?」
 
林琦点点了头,手仍然被刘芸拉在手心里抚摸着。刘芸脸更红了,金丝眼镜
 
下的眼神好像有一点迷离,脸上还有了那种很妩媚的女人的那种娇羞。
 
「是这样的……」
 
************
 
那天是个星期天,刘芸去城里买东西,等逛了一圈後也快中午,正好在王永
 
和林珂住的社区附近,就想顺便上去看一下。打了电话,林珂和王永都在家,听
 
说刘芸要来,两个人急忙从社区里出来接她,两个人帮着刘芸提着买来的东西就
 
进到林珂的家里。
 
林珂和王永让刘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和休息,两个人在厨房做了几个菜招待
 
她,还开了一瓶红酒。刘芸看着女儿,女婿热情孝顺也是很开心,也多喝两杯。
 
刘芸吃过饭觉得有点头晕了,林珂和王永就安排在另一间卧室让刘芸里躺下休息
 
了。
 
刘芸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的衣服被褪了下来,她也没多想,只是在床下扭动
 
了几下。等到她发觉有人分开她的双腿,压在她的身上才惊醒过来,张开眼睛看
 
清发现身上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二女婿王永时,惊呆了,
 
「小永,你要干什麽!你不可以这样子,不可以乱来……」
 
刘芸惊慌失措,不敢大声叫喊,怕让女儿听到过来後看到这样子,会影响到
 
女儿和王永的婚姻。可是现在压在自己身上不是自己的老公,又让她本能的想反
 
抗,就用双手想把王永推开,但是刘芸的身材比较瘦弱,怎麽能推得动人高马大
 
的王永呢?
 
王永也不理会岳母双手推搡,更不理会她的话语,双手抱住刘芸肥肥肌肉有
 
点松驰的屁股,把坚挺的肉棒一点点挤了刘芸的小穴里。刘芸见知道的反抗并没
 
有能阻挡住女婿的进攻,王永的坚硬的肉棒已经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小穴里,自
 
己小穴紧紧夹着女婿的肉棒,心里已经混乱了,不知道应该怎麽样面对这一切,
 
自己在自己的女儿被女婿强奸了。
 
「小永,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妈,是珂珂的妈妈……呜……」
 
「妈,你好漂亮,我早想干你了。」
 
「快下去,你不能……呜……珂珂见了,怎麽办啊?」娇小的刘芸已经喊着
 
哭音了。
 
已经把坚硬的肉棒插进岳母紧紧的小穴里,享受了一阵子温暖包围的王永,
 
这时开始轻轻的抽送起来。反抗不成,又不敢大声叫喊的刘芸,被动地被女婿压
 
在身上,被坚挺的肉棒奸淫着。好久已经没做爱的她,心里虽然还在反抗,但是
 
身体已经开始接受了,小穴随着王永的抽插开始分泌出了淫液。
 
王永这时从刘芸的屁股下抽出双手,把刘芸的上衣撸到她的两对乳房上,开
 
始揉搓板着这个对柔软肥大的乳房,下身的抽动也更加猛烈。刘芸虽然在心理上
 
还是不能接受自己正在被奸淫,但是身体的快感已经很明显了,被王永干得身体
 
一阵阵的酥软,脑子不禁闪现出自己好久都没有被男人的肉棒干了,好舒服。
 
但是这个念头又被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不对了,尤其现在在玩弄自己的男人竟
 
然还是自己的女婿。但是身体上的快感随着王永的抽插累积得越来越多了,慢慢
 
地理智已经被身体的快感驱散了,随着王永又一阵猛烈地在自己的小穴中抽动着
 
坚硬的肉棒,刘芸竟然觉得自己已经高潮了。
 
「呜……呜……」刘芸只能发出这样呜咽的声音,放弃了抵抗,任由王永的
 
双手及肉棒在自己的身体上蹂躏,嘴里喃喃地低声说:「不可以这样……呜……
 
啊……不可以……」
 
已经放弃抵抗的刘芸,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在享受了肉棒的冲击,因为她觉
 
得自己已经两次高潮了,身体被肉棒干得软绵绵的,小穴一阵阵传酥麻的快感,
 
由於被王永压在身下,却没有看到林珂进来了。
 
林珂身上只穿了一件小小的丁字形三角裤,两个不大不小的乳房在胸前挺立
 
着。林珂来到床头坐在刘芸的头前,冲着正用肉棒干自己妈妈的王永笑了一下:
 
「怎麽样,这下你满意了吧?」
 
闭着眼睛呜咽的刘芸听到女儿的声音,一下子睁开眼睛,王永也将肉棒紧紧
 
地顶在她的小穴里不动了。
 
「珂珂,这是怎麽回事?呜……」刘芸这个样子被女婿压在身下,又看见女
 
儿进来,更加惊慌失措了。
 
林珂弯下腰亲了亲妈妈的嘴唇,笑着说:「妈,是你长得这麽美,五十多岁
 
了,还这麽能引诱男人呀!」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正在睡觉,他……他……他就过来……」刘芸以为
 
林珂误解是自己勾引女女婿呢,结结巴巴的说道。
 
林珂嘻嘻一笑:「妈,我知道,是我让他来的。」
 
刘芸听了林珂的话,吃惊的睁大了一双美目。
 
看到妈妈吃惊的样子,林珂又笑了一下,亲了亲刘芸那双美丽的眼睛,说:
 
「妈,你真美!」
 
「所以你才能生出你和琦琦这样的美女嘛!」王永在一边接了一句话。
 
「妈,你不知道,这个王永啊,有恋母情节,他自从上我们家看见以後就想
 
念上您了,好多次我们做爱,他都让我扮做您,叫我妈妈。每当这个时候,他的
 
肉棒就会特别硬,又能持久,嘻!我好喜欢。
 
今天,你来我们家吃饭了。吃过饭,你来这屋休息,我们去了那屋休息,他
 
就开始不老实了,又想操穴了,又让我扮作您。我说:『我妈就在隔壁,乾脆你
 
去真的把她操了吧!』开始他还不敢来呢!呵呵,还是我说:『妈妈一定怕我知
 
道,脸皮挂不住不敢声张的。』他才心动了。」
 
林珂说到这里,王永也忍不住又操起来刘芸的小穴,只是轻轻地、慢慢地来
 
回抽送着。
 
「妈,我也是女人,知道女人也喜欢被男人操,所以,我就让王永为您尽尽
 
孝心了,嘻嘻!」
 
「那也不能这样子啊?这叫什麽……是乱……是乱伦啊!」刘芸还是不能接
 
受。
 
「妈,只要快乐,不就好吗?王永的肉棒的是不是很硬,操得您很舒服?」
 
刘芸刚才确实被王永操得有两次高潮了,而现在王永的肉棒还在自己的小穴
 
里抽送着,痒痒的很舒服。听到林珂的话,羞红了脸。
 
「妈,您和爸是不是很久没在一起睡了?有时您就不想要男人的肉棒吗?」
 
这时王永为了自己肉棒的快感,又猛烈地在刘芸的小穴里抽送了二十多下。
 
这下,刘芸也忍不住肉体的快感,「啊……噫呀……啊……」脸上浮出女人被男
 
人干得很爽时那种痛苦又快乐的表情,从嘴里发出了呻吟。
 
「我和你爸都是这麽大年龄,怎麽还好意思天天做这种事?」刘芸终於说出
 
了心里话。
 
「妈,男人女人干这种事,是不分老少的嘛!只要快乐就要做,不然压抑得
 
久了会出毛病的哟!王永的肉棒怎麽样?操得您还舒服吗?我每次都会被他操得
 
好爽。」
 
「啊……舒服……啊……」刘芸的理智在王永肉棒的操作下和林珂的说教下
 
慢慢地不再抵抗了,终於轻轻声说了出来,一张俏脸羞得通红,虽然年过五旬,
 
满脸的妩媚竟也不输於林琦林珂。
 
林珂帮忙刘芸配合着把上衣和胸罩也脱了下来,这下刘芸是一丝不挂的被王
 
永玩弄了。「王永,这下随你的心愿了,把妈妈操了,还不快卖力干,让妈妈好
 
好爽一下!」林珂调笑着对王永说道。
 
王永嘿嘿一笑,双手抱紧刘芸的屁股又一阵狂操。刘芸虽然心里已经顺从了
 
和接受了,只是仍然很害羞,被王永这一阵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也忍住身体的快感
 
低声地叫了起来:「啊……爽……爽死了……好舒服……妈……妈……妈妈好久
 
都……没这麽舒服了……谢谢……珂珂……」
 
「嘻嘻,这会知道感谢我了吧?」林珂双手握住妈妈的乳房揉搓着,一边亲
 
吻起刘芸的嘴唇。
 
「你个坏丫头……让别人来玩妈妈……谁要谢你……噢……好爽……」
 
「嘻嘻!妈,你刚才说过了谢我的,现在改嘴也晚了。被操得好爽吧?你是
 
要感谢我嘛!我把自己的老公都让你用了,哈哈!不过,你还要感谢王永哟!他
 
这麽卖力地操你,才让你这麽爽的。」
 
「嗯……我不要谢他……啊……啊……好舒服……」
 
王永听了刘芸的话,更加用力地抽动着肉棒,一边问道:「妈,芸儿……爽
 
吗?快说谢谢我,快说……」
 
「啊……呵呵……你操了我……还要我谢你……啊……谢……谢谢你……小
 
永……快用力……啊……我受不了……呜呜……」刘芸被干得竟然哭了起来,双
 
手主动抱起了王永的腰,屁股也向上迎合着王永的肉棒冲刺。
 
「呜呜……呀……好爽啊……妈……快要被你干死了……谢谢……小永……
 
噢……我不行了……」在王永又一阵冲刺後,刘芸被干得全身酥软无力,松开双
 
手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王永这时也是强弩之末了,只是拼命地坚持才又在刘芸的小穴干了几下,然
 
後把精液注入岳母的体内。林珂亲吻着妈妈,王永无力地压倒在刘芸软绵绵的身
 
上,体会着刚才的快感和激情。
 
过了好久,王永才起身去洗澡。等王永洗过之後,林珂也带着妈妈去冲洗了
 
一下,给她找了身睡衣先穿上。王永正在沙发上抽烟休息,看到两朵娇艳的母女
 
花坐了过来,就站起来,左拥右抱一手一个,三个人坐在沙发上。
 
刘芸被王永刚刚操过,这时被抱着仍是满脸的娇羞,让王永看得又是爱怜不
 
已,在她的俏脸上亲了又亲:「妈,我以後想操你了怎麽办?」
 
「怎麽办,操呗!反正已经让你操过一次了,也没少什麽。嘻嘻!」林珂笑
 
着说道。刘芸红着脸也不说话,只是更紧地依偎在王永的身上。
 
「不过,如果能让爸也加入进来就好了。」林珂又若有所思的说道。刘芸疑
 
惑地看着女儿,林珂继续说下去:「如果爸也能加入,这样我们就不用有什麽顾
 
虑了,大家一起开心快乐啊!嘻嘻,哈哈!妈,你爸多久没在一起做了?」
 
「两三个月吧一次吧!有时我想要,也不好意思说。你爸可能也是,我有时
 
知道他在书房自慰,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是我进去能闻到那种味道,偶而还看到
 
扔在地上没有收拾的纸巾。」
 
「嘻嘻,也许爸是想要,不是不好意思,是怕你不做,呵呵!或者是对你审
 
美疲劳了呢!哈哈!」
 
「妈,你看我们这麽办,这麽办……行不行?」
 
刘芸有点吃惊的听完林珂的计划,不知道能说什麽好,想了想,缓缓地点点
 
了头,对林珂说:「你真是太疯了。」
 
「呵呵,说不定这也是您的遗传呢!」林珂笑嘻嘻说道,然後在妈妈的面前
 
跪在王永的胯下,撩开王永的睡衣,把他那软绵绵的肉棒含在嘴里慢慢地上下吸
 
吮。王永也伸手握住刘芸那已经克服不了地心引力大乳房一紧一松的把玩着,不
 
一会肉棒已经在林珂的嘴里慢慢坚挺起来。
 
林珂笑着对妈妈说:「妈,你要不要嚐嚐?」刘芸红着脸并没有动,却被王
 
永拉着按在肉棒前面,刘芸知道王永想让自己吸肉棒,於是就张开口把肉棒含了
 
进去,学着女儿的样子玩弄起来王永的肉棒。
 
刘芸跪在王永的胯下,林珂则起身坐在王永的小腹上和他亲吻,不一会他就
 
被弄得慾火焚身,推开林珂,抱起刘芸又分开她的双腿把她压到在沙发。刘芸刚
 
才在玩弄女婿的肉棒时,已经被这种母女同时淫乐的气氛勾起了慾望,所以小穴
 
里也早已经湿润,这时王永的肉棒不费力地冲着小穴一插到底。
 
「呵呵,妈,你看这人,有了妈妈,就不要老婆了。」
 
「啊……谢谢……谢谢你,好女儿……谢谢你让小永干妈妈。」说完,刘芸
 
已经羞得自己捂起了脸。林珂拿开妈妈的手,用自己的嘴吻上了妈妈的嘴,两个
 
舌头交互吸吮。
 
刘芸刚才已经被王永在卧室玩了近一个小时,这时身体体力已经不支了,被
 
王永操了五分钟就已经来了两个高潮,混身无力了。
 
「啊……呀……啊……呀……好舒服……好爽……不行……不能操了……再
 
操……妈妈就要被操死了……啊……啊……真的不行了……好爽……小永……你
 
去操珂珂吧……妈妈……妈妈真的不行了……啊……」
 
王永看到这样子,就把肉棒从刘芸湿漉漉的小穴中抽了出来。林珂这时早已
 
急不可耐了,趴在沙发上,撅起圆圆的大屁股,等着王永的肉棒。当王永插进来
 
後,林珂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啊……好爽……大肉棒哥哥……你把人家的小穴
 
插满了……好舒服……快操我……老公……快操人家的小穴……啊……呀……好
 
爽……」
 
王永不停地猛操,林珂不停地浪叫,看得在一边观战的妈妈刘芸脸红又心惊
 
肉跳,自己从来没有敢这样浪叫过。就这样王永挺着肉棒猛烈地抽插着林珂的小
 
穴,操了二十分钟,才又在林珂的小穴里射出了精液。
 
妈妈、女儿、女婿三人拥抱着休息了好久,看时间不早了才洗洗澡,让刘芸
 
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