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八月末的天气还很热,明天学校开学,要交学费了,中午的时候,我到妈妈
 
打工的按摩店取学费,为了能多赚些钱,妈妈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中午店里还没
 
有来客人,妈妈和几个店里的姐妹正边聊天边等着接待客人。
 
我妈妈是几年前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那时她对家里说是在饭店当服务员,
 
但不久村子里就传说我妈是在外面当小姐。我知道小姐就是妓女,让男人肏屄赚
 
钱。我一直也不相信,我的印象里妓女都是打扮的妖妖艳艳的风骚女人,怎麽会
 
是妈妈这样都快40岁的农村妇女呢?
 
等到了年底春节的时候,妈妈就买了好多东西回家过年,妈妈一回来,家里
 
就变得热闹起来,爸爸,小妹和我的高兴劲儿自不必说了,村子里的婶子阿姨们
 
成天三五成群的来家里和妈妈唠嗑,她们凑在一起唧唧嘎嘎又笑又闹,有时又压
 
低了声音神神秘秘。不过村里人见到妈妈第一句话总是夸妈妈:「大妹子,出去
 
这一年,倒变得年轻漂亮了。」
 
我也感觉到了,妈妈的脸蛋比以前在家里白皙细腻了好多,她还描了眉,涂
 
了唇,看上去比村里年纪相仿的女人要年轻不止十岁。尤其是妈妈在家里脱了外
 
面穿的厚厚的羽绒服,只穿着一件薄绒衣,胸脯鼓溜溜的,屁股圆滚滚的。我不
 
由得在心里暗想,其实妈妈这样子要是当小姐,还是蛮吸引男人的。
 
不光村里的姑娘媳妇来走动,趁着农闲,一些叔叔大伯也来我家坐坐,陪着
 
我爸唠唠今年的收成,他们就拿眼睛不住的在我妈身上瞟来瞟去,妈妈忙着给他
 
们拿烟递水。她一走动,乳房颤颤的,屁股扭扭的,就看得他们眼睛里像要冒出
 
火来。
 
天黑了以後,串门的人陆续散去,爸爸就催着我和妹妹回西屋睡觉,连电视
 
也不让我们看了。那时候我15岁,快要初中毕业了,原本我和爸爸在东屋睡,
 
妹妹一个人在西屋,现在妈妈回来了,我就和妹妹住一个屋。东西屋之间只隔着
 
竈房,门对着门,所以爸爸和妈妈在那个屋的动静在这边听得很清楚。
 
刚关了灯不一会儿,爸爸和妈妈就开始肏屄,啪叽啪叽的肉体撞击声响得紧
 
密,妈妈半年多没回来,爸爸的急切可想而知,後来妈妈开始「咿咿嗯嗯」的哼
 
叫,叫声又骚又浪,听得我心里慌慌的,根本睡不着。我的手到身下去摸,发现
 
自己的鸡巴硬硬的,翘得老高。
 
那屋的爸爸妈妈一时还没完,两个人低声叽叽咕咕说笑了一阵子,我听不清
 
他们说什麽,然後妈妈又嗯嗯的哼哼起来,爸爸又开始啪啪~的肏她。我躺在炕
 
上大气也不敢出,假装睡着,心里毛躁得难受。
 
这时候我发觉躺在另一边的小妹其实也难以入睡,我不知道听到这样的动静
 
妹妹心里在想什麽,我翻个身,挨蹭到小妹身旁,小妹13岁,比我小两岁,就
 
是在那年冬天,我开始摸了小妹的身子。
 
我先是把脚伸进妹妹的被窝里,妹妹假装睡着没有理我,我的脚在她的腿上
 
磨蹭着,妹妹的腿凉凉的,光滑纤细,当我把手也伸过去的时候,小妹慌忙推开
 
我,把她身上的被子裹得紧紧的。我感到一丝羞愧,犹豫起来,可是妈妈在那边
 
屋子里瘖哑着嗓子啊……啊……的哼叫声强烈的刺激着我,我使劲拉扯着妹妹的
 
被子,还把腿也往她的被里伸。
 
妹妹上遮下挡,直到我握到了她圆鼓鼓的小乳房,她才放弃了抵抗,趴在我
 
耳边恶狠狠的小声说:「臭不要脸的。」
 
我嘿嘿的涎笑着,把她的乳房抓紧,小妹的乳头硬硬的硌手。得寸进尺的我
 
又去向她的腿间摸,这回又遭到了妹妹的强烈抵抗,但是乳房已经失守的小妹同
 
样也没有保住她的小屄。
 
让我没想到的是妹妹已经长了好多阴毛,当我抚弄着她腿间的毛丛时,小妹
 
害羞的用被子遮住了脸。後来妹妹也说,全是因为听到爸妈在一起的声音,身子
 
酸酸软软的,才便宜了我,我才想到,要是当时我想肏她的屄,她也会肯的。可
 
那些天我都只是满足於把手伸在妹妹的被子里抚摸她,我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怕弄出太大的声响来,让父母听见,还因为没经验,怕怀孕。
 
又过了几天之後,妹妹才肯摸我的鸡巴,她的小手握住我变粗变硬的鸡巴,
 
我都能感觉到妹妹紧张得身子发颤,我去摸她的底下,发觉那里非常湿润,我的
 
手指轻轻一抿,就滑进她的肉缝里去,妹妹也发出嗯……嗯……的呻吟,但声音
 
细小的像蚊子。
 
转眼到了今年夏天,我初中毕业,该上高中了,妈妈说无论如何要供我上大
 
学,也许是在外边这些年见识的多了,懂得知识和学历的重要吧。又因为怕镇上
 
的高中教学质量不好,所以妈妈就在城里为我联系了学校寄读,这样,我就进城
 
到妈妈的身边上学来了。
 
见我中午来了,妈妈就心疼的埋怨:怎麽不趁早晨凉快来,这大晌午的,外
 
面晒得要命。那几个妈妈的同事见我进来就一起招呼我坐,还洗了水果给我吃。
 
妈妈前几天带我来过一次,外边的招牌上写着霞飞按摩院,里面并不太大,
 
转过前台去,後面有7、8间木板分隔的按摩间,按摩间里只有一床一柜,狭小
 
得仅能容下两个人,平时有客人,她们就在这里为客人按摩,这几天妈妈工作的
 
太晚,也就在这里睡了。
 
攒的钱都存在卡里,妈妈把卡拿给我,让我自己到附近的银行取出钱来,燕
 
燕阿姨见我要走,就拦住了我,她对我妈说:「银行也午休呢,这阵子外面正热
 
着,让龙龙在这儿歇歇,凉快凉快再去。」
 
燕燕阿姨同妈妈的关系非常好,妈妈也经常提起她,以前我没来的时候,妈
 
妈就和她合租的一间房子,住在一起,因为我要来,妈妈才重新租了一间距离学
 
校较近的房子和我住。
 
屋里开着空调,的确比外边凉爽。听燕燕阿姨这样一说,妈妈也笑着答应,
 
说:「对对,我都没想到。龙龙你看,还是你燕燕阿姨知道关心你。」然後妈妈
 
就领我到後面她的房间去。
 
燕燕阿姨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特别丰满,短袖衫绷在身上显得很紧
 
张,露在外边白白的胳膊和短裙下的大腿都圆滚滚的。她又咯咯笑着:「等下你
 
让我给龙龙按按摩,你才知道我有多关心他。」
 
几个阿姨都笑。另一个阿姨也笑着说:「人家立群自己的儿子,自己不会关
 
心啊,显到你。」於是她们笑得更响亮了。
 
我跟在妈妈身後,往里面走去。妈妈穿着一件短袖的套头衫和牛仔短裤,她
 
比在家里的时候丰腴了许多,我发现她的胸罩带在後背上勒出了很深的凹痕,短
 
裤只齐到她的腿根,露出的两条大腿格外肥白圆硕;而妈妈的裤腰更是低得不像
 
话,几乎是卡在她的屁股蛋子上,里面的蕾丝小裤衩也绷不住那胀鼓鼓的臀肉,
 
就差不多有一半都露在了外面。
 
我是八月十多号来城里的,妈妈说让我早点儿来,熟悉一下城市里的生活,
 
免得到了学校里显得愣头愣脑。刚来的时候的确有些发蒙,特别是见到街上的女
 
人穿的衣服少之又少,我就晕晕乎乎的不敢注目。时间长了才习惯些,一来是因
 
为天气热,二来是因为我和妈妈租住的房子太小,没法回避,所以妈妈在我面前
 
也不刻意的遮掩身体。
 
有时候她只用毛巾掩着胸,叫我帮她擦拭後背,擦到她的腰上时,我隔着毛
 
巾的手掌就揩拭到妈妈臀部的软肉,而每每擦完以後,妈妈肥大的睡裤也总是这
 
样褪到了她的屁股蛋子上,露出了半拉屁股。但是现在这短短的几步路,见到前
 
面妈妈扭过来扭过去的屁股,感觉非常特别。
 
我一下想到了妈妈的职业,她是妓女,她就这样扭动着大白屁股,把一个又
 
一个的陌生男人领进她的小屋,然後又会发生什麽呢?这种想法让我激动不已,
 
以至於一进到妈妈那间只有三四平方的小按摩间,她就发现我的脸色通红,还以
 
为我是热的中了暑呢。她让我躺到床上,转身给我倒壶里晾好的凉茶。
 
这个按摩间真的太小了,妈妈弯腰倒水的时候,她的屁股就撅到了床边,我
 
顺势看去,不仅妈妈的两瓣大白屁股几乎都从她的低腰裤衩里露出来,我还看到
 
她微微有些发黑了的屁股沟。我的刚才就已经硬起来鸡巴因为这一幕几乎顶破了
 
我的裤子。妈妈递水给我的时候一定注意到了,我躺在床上,夏天薄薄的裤子根
 
本掩饰不住鸡巴粗涨的形式,我有点儿不好意思。
 
更加让我难堪的是燕燕阿姨端着一碗洗好的草莓随後送了进来,还没说话,
 
我就从她咯咯咯咯的笑声里听出来,她准是也注意到我裤裆那儿顶起的大包。妈
 
妈接过碗来,燕燕阿姨笑着对她说:「对了,这时候还早,你在这儿陪着龙龙好
 
好睡一觉,再让龙龙去也来得及。」
 
妈妈听她说话的这副怪腔调,就在她身上拧了一把,笑骂道:「死玩意儿,
 
不会好好说话,就知道发骚。」
 
燕燕阿姨身上肉肉乎乎的,妈妈拧一把,她不痛不痒,笑得更响亮了。妈妈
 
也不理她,捡了一颗草莓放到我嘴里,然後靠着床头坐下,妈妈用手指轻柔的摩
 
挲我的额头,说:「龙龙,妈妈给你按摩一下头,你放轻松,要是困了,就睡一
 
觉。」
 
燕燕阿姨也傍着我的腿坐在了床尾,妈妈刚对我说完,她就快言快语的说:
 
「这样不对,你按得地方不对,龙龙肯定放松不了。」说完就又咯咯的笑。
 
妈妈也又好气又好笑,呸了她一声:「你说怎麽按对?」
 
燕燕阿姨就扶着我的腿,眯着笑眼看着我问:「龙龙你说阿姨说的对不?」
 
我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外面传来说话声,接着就有人喊燕燕。燕燕阿姨答应
 
着走出去。妈妈说可能是来了客人。马上燕燕阿姨又在外面喊:「立群,立群。」
 
妈妈让我稍等一下,也起身到前面去了。
 
过了一会儿,燕燕阿姨笑着回来对我说:「看来今天真的得让阿姨陪你了,
 
这个客人点钟让你妈妈做足疗,别人都不用。」
 
妈妈跟在燕燕阿姨的身後,有些为难的说:「要不再跟客人商量一下,你看
 
龙龙在这儿,我……」
 
燕燕阿姨就打断她:「哎呀,有什麽的啊,让龙龙到我那边躺一会儿,你做
 
你的,很快不就完了,又赚了钱又不惹客人生气,下次还指望人家常来哩。」
 
我不想耽误妈妈的工作,也连忙起身说:「我也不热了,现在去银行吧。」
 
妈妈就拉着我说:「嗯,你别着急,那就去燕燕那里在歇歇,妈妈先接待客
 
人。」
 
客人坐在前厅的沙发上,我和燕燕阿姨去她的房间,看见妈妈正在招呼那个
 
客人,妈妈的声音柔柔的媚媚的,那是个只有30出头的斯斯文文的年轻人,我
 
听见妈妈叫他小哥哥,这个小哥哥就像我刚才那样,跟在我妈妈身後。走过燕燕
 
阿姨的门口去里面妈妈的房间,燕燕的房门开着,妈妈向我望了一眼,後来妈妈
 
又用木盆端了热气腾腾的一盆水走过去,走得很快,没有再望过来。
 
听到妈妈关上了房门,燕燕阿姨就也把这里的门关了起来,我一直留心听着
 
妈妈那边的动静,此时微微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燕燕阿姨坐在我身边,用软乎乎
 
的小手在我的身上轻轻揉按着,她看见我那副倾听的表情,就笑着逗我:「龙龙
 
你是不是想听听你妈在那面的声音啊?」
 
我嘿嘿笑了,没说话。
 
我的胳膊环着她的腰,圆圆肥肥的我用手都抓不起肉来。她和我说话的时候
 
伏在我身前,两个圆滚滚的大乳房就挤压在我胸前,我从她的领口望进去,白白
 
的两团肉一览无遗,我的手在她的身後捉不到她的乳房,但是我已经按捺不住,
 
轻轻叫了一声「燕燕」就伸到她的裙子里,揉捏起她肥硕厚实的大屁股来,那满
 
把的感觉不禁让我浮想起妈妈那摆动的浑圆臀部。
 
而燕燕阿姨也更加贴紧我,她好像知道我心里想什麽似得,贴在我的耳边问
 
我:「龙龙,告诉阿姨,立群在家里给你按过摩吗?」
 
我听燕燕阿姨这样问,有一点紧张,就迟迟疑疑的说:「按过呀,刚才还给
 
我按头呢,你不是也见到了?」
 
燕燕阿姨矜了一下鼻子:「小鬼头,你知道阿姨才不是问这个。」她扭动了
 
一下身体,手就伸到了我的胯间,捂在我翘起的鸡巴上,淫淫的悄声问我:「你
 
妈妈有没有给你按过这里?」
 
我急忙摇头。
 
燕燕阿姨手上加劲揉摸着,我感到鸡巴在裤子底下涨得难受。燕燕阿姨欠起
 
身,解我的裤带,还笑着说:「你妈妈没给你按过,让阿姨给你按。」
 
我忍不住问道:「你们按摩还要按这里呀?」
 
燕燕就瞪我一眼:「装傻吧你就。」
 
等我的裤子褪下来,粗粗长长的鸡巴支楞出来,阿姨都忍不住「啊呀」了一
 
声,她一下子握在手里抚弄起来,我也觉得舒爽,就伸手向她怀里摸。燕燕阿姨
 
自己解开胸罩,两只解放出来的大白奶子我一只手都抓不过来。
 
我撩她的衣襟,想要看一看阿姨的奶子,燕燕阿姨就跪坐着,托着一对肥圆
 
的乳房凑到了我的脸前。阿姨的乳房很大,但乳头并不大,颜色也不深,立立着
 
像一颗樱桃。我听妈妈说过,燕燕阿姨是离婚的,也没有生过孩子。我咂吮她的
 
乳头,轮番亲?着,燕燕阿姨嗯嗯轻哼着,搂紧我的头在她的胸前,我的脸埋没
 
在她丰腴的乳沟中,我的口鼻挤压在肥美的乳峰上,好一阵子我几乎要窒息。
 
後来燕燕阿姨和我并排躺在床上,她用手熟练而轻柔的撸着我的鸡巴,我揉
 
摸着她的奶子。阿姨贴着我的耳根问我:「龙龙,你肏过屄没?」
 
我扣着她乳房的手不敢动,紧张的摇头:「没,没有过。」
 
燕燕阿姨凑得更近,追问:「不是和你妈妈,和别的女人也没有过吗?」
 
我心里惴惴的还是不敢承认,我怕阿姨问我和谁肏过,我真的不能说出来。
 
见我又摇头,阿姨就平躺着身体,她捉住我的一只手,牵引到她的腿间,有些激
 
动的说:「来,宝贝龙龙,摸摸阿姨的屄。」
 
我的手伸进了燕燕阿姨的裤衩,里面温热潮湿,划过细密的毛丛,燕燕阿姨
 
肥厚的阴部已经湿滑泥泞,我的手指挑动她的阴唇,似乎是我把手指插进她的身
 
体,其实更像是她一口吞下去的。我想起了妹妹,我在夜里也曾这样偷偷伸进妹
 
妹的腿间,小妹的下体乾爽紧致,就连湿润起来也只如唇间的一点香液,不像燕
 
燕阿姨这样泛滥了一样。
 
还有妈妈,那个斯文的哥哥此时会和妈妈在做什麽?妈妈的腿间是不是也会
 
有他的一只手?我想到这里时,忍不住问燕燕阿姨:「阿姨,你们给客人按摩时
 
也都是像这样吗?」
 
燕燕阿姨握着我的鸡巴,微闭着眼睛说:「阿姨这样给你摸,你舒服吗?」
 
我嗯了一声答应她。
 
燕燕又说:「我们这样给客人按,他们也觉得舒服才会多给钱啊。」
 
我哦了一声,又问:「要是像我妈妈现在给那个客人按脚是不是就不会多给
 
钱呢?」
 
阿姨听我这样问,不禁咯咯笑了起来,她翻身朝向我:「宝贝哟,你来你妈
 
这儿都这麽长时间了,怎麽也不和她试试呢?别看你妈妈那样,阿姨告诉你,你
 
想怎麽样你妈都会答应你的。」她向我挪动身子,抵近我的耳边淫淫的说:「立
 
群正经的是个骚屄呢。」
 
我听她这样说妈妈,神色有些不悦。燕燕阿姨还是淫淫的笑,她用嘴噙住我
 
的耳垂亲起来,没一会儿,又把舌头伸出来在我的脸颊上舔,舔我的耳朵,甚至
 
把舌头伸进我的耳朵眼里舔动,异样的快感让我都忍不住呻吟起来。
 
燕燕阿姨停下之後就在我耳边细声问:「好受吗?」
 
我嗯嗯着希望她继续,燕燕阿姨又问:「知道你妈妈怎麽做足疗吗?……她
 
给人家舔脚丫,就连脚趾缝都舔得细细的,让人舒服死了。」
 
燕燕阿姨的话让我又吃惊又兴奋——妈妈给……给人家舔脚丫?
 
燕燕发觉我有多震惊,继续说:「不光舔,还让人用脚丫子玩她的屄。」
 
这样……居然这样?
 
我被燕燕阿姨透露的事情惊呆了。
 
我傻傻的想:妈妈的腿间夹着的不是什麽人的手,而是一只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