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名叫PINKY,今年28岁,与我同年。她的样貌虽然不算漂亮,但身
 
段却非常诱人。我和PINKY的性观念都都不算很开放,但却会常常幻想一下多人
 
群交的味道。直到最近我们的慾望越来越强烈,终於在上星期一起到日本旅行的
 
时候才真真正正地实行。
 
这次旅行一共有八个人,当中包括我和PINKY、我的大哥和大嫂,与及我的
 
弟弟小程再连同他的三位朋友阿进、子浩同富国。由於大嫂是日本人,所以一切
 
行程均由她安排。
 
首先大嫂安排我们入住一间温泉酒店,并安排了露台双连的房间给我们,以
 
方便照应。我和PINKY一间房,小程则与他的三位朋友住在隔壁房间,而大哥和
 
大嫂就先回娘家拜访,第二天才与我们会合。
 
晚饭前我们六人先泡一泡温泉,之後并在房间内享用了一顿非常丰富的温泉
 
晚餐。由於刚泡完温泉,大家都觉得很轻松,各人仍然穿着浴衣,PINKY内里还
 
完全真空。
 
起初还没什麽,到晚饭中途,大家都谈笑风生,PINKY的动作越来越大,浴
 
衣的胸口位置开始松脱,PINKY一对乳房大部份地方都暴露在我们面前,我弟弟
 
与他的朋友都忍不住不时偷偷窥视。PINKY曝光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只差一点便
 
可看到乳头。
 
其实PINKY应该是有所察觉的,可能身处国外,何况在房中的全是自己的亲
 
戚朋友,就算她的乳房曝了光也没什麽大不了。相反,当我看到小程和他的朋友
 
都看到面红耳热时,内心不禁有点兴奋。
 
晚饭後大家都各自回房,我向PINKY说出晚饭时的情况,谁知PINKY不但没
 
有尴尬,还很理所当然地说:「作为嫂子,既然知道他们喜欢看,为何不给他们
 
看?要是他们要求,我还会脱去浴衣,让他们尽情地欣赏我这迷人的身体。」
 
难得PINKY这样慷慨,於是我便打蛇随棍上向她说:「不如这晚上就尽情地
 
诱惑小程和他的朋友,既然我们以往常常幻想多人群交的滋味,机会难逢,就在
 
这晚上一尽嫂子的本份,在明天大哥大嫂回来前,让他们四人的阳具嚐嚐这豪放
 
嫂子淫穴的滋味。」
 
PINKY没有反对,而且还表现得很兴奋,还说即时便要开始诱惑他们。於是
 
我和PINKY便走到窗边偷偷窥看小程房间的情况,发觉原来他们四人正在谈天,
 
再细心留意一下,发觉他们正兴高彩烈地谈论着晚饭时PINKY曝光的情况,他们
 
四人都表现得眉飞色舞。
 
我灵机一触,便提议PINKY再次穿上浴衣,然後走到他们的房间中,让身体
 
再次曝光,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PINKY也觉得这游戏很刺激,於是便马上换上
 
浴衣,然後从露台走到他们的房间里。
 
由於料不到PINKY会突然出现,他们四人都感到好愕然,再加上正在谈论着
 
PINKY,所以气氛十分尴尬。不过PINKY却若无其事地走到小程和子浩中间坐下
 
来,说睡不着,想和他们聊聊天。
 
只是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PINKY已经把她的魅力发挥到极点,还把话题带
 
到性爱方面。各人的反应开始强烈,在PINKY的带领下,话题越来越露骨,房间
 
里各人都已经完全进入肉慾状态。於是PINKY便藉故伸一伸懒腰,然後把身体倚
 
在小程的身上,又把双腿放在子浩的大腿上。
 
我那个好弟弟终於忍不住引诱,藉机把PINKY抱住,子浩见小程有所行动,
 
双手也开始抚摸PINKY的小腿,其余两人也不甘後人,随即走近PINKY,希望能
 
够一亲香泽。
 
慷慨的PINKY当然不会让其余两人阿进和富国失望,轻轻把浴衣敞开,然後
 
双脚一绕,把一小部份乳房和诱惑的大腿暴露在他们眼前。他们四人的注意力全
 
都集中在PINKY身上,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人正在隔壁房间里窥视着他们的一举
 
一动。
 
看见PINKY这样努力卖弄风情,感觉真的好刺激,我也看得十分兴奋,希望
 
PINKY来点更刺激的。我在露台外可看到四人的裤裆内已经勃勃胀起,当然我的
 
阳具也蠢蠢欲动。在这情慾高涨的房间中,PINKY再也不能自制,情不自禁地把
 
浴衣脱下,非常诱惑地躺在榻榻米上。看到全身赤裸的PINKY,他们四人的表情
 
都很惊奇,而面上又充满了盼望!
 
PINKY很性感地向他们说:「你们今晚有没有兴趣和阿嫂一起玩?」由於小
 
程他们只顾注视着榻榻米上迷人的赤裸身躯,所以并不能即时作出反应。
 
於是PINKY走到小程面前替他脱下裤子,然後将他的阳具含进了口中。见到
 
PINKY这麽主动替小程口交,阿进、子浩和富国都不约而同地脱下裤子,将他们
 
的阳具举向PINKY面前。PINKY很公平地轮流为他们四人口交,而他们的动作亦
 
越来越大胆,开始主动伸手去抚摸PINKY的乳房。
 
PINKY和他们四人都很兴奋,小程的其中一位朋友阿进已受不住慾火煎熬,
 
把PINKY一手按下,就将他那根正被慾火燃烧着的阳具插入PINKY的淫穴里。在
 
突如其来的冲击下,PINKY也即时变得疯狂,不停地摆动身体,兴奋得双手紧紧
 
抱着阿进,让他疯狂地抽插自己的淫穴,我从来都没有见过PINKY这样淫荡的样
 
子!
 
可能实在太兴奋了,阿进很快就已经想要发射,但PINKY忽然想起并没有做
 
避孕措施,所以不能让阿进内射,惟有叫他拔出来射在自己的乳房上。
 
由於PINKY并未满足,於是便叫小程躺下,然後趴到小程身上握着他的阳具
 
主动纳入自己穴内,随即疯狂地扭动身体,并不停地呻吟。在PINKY狂野的动作
 
下,小程很快已经到达高潮,PINKY立即将阳具抽出,俯身替他口交,并很用力
 
地吸啜他的龟头,小程登时面容扭曲、全身发抖,很快便在PINKY口中爆发。
 
小程爆发後,PINKY竟然将小程的精液通通吞下,然後还很用心地用舌头为
 
他清洁。小程想不到居然有这样一个淫荡的嫂子,并把他弄得欲仙欲死,其余在
 
场的人包括我在内也看得目瞪口呆。
 
未等小程享受完PINKY的清洁服务,余下的子浩和富国已经急不及待上前,
 
他们很粗鲁地抱着PINKY的身体,子浩在PINKY口中不停抽插,富国就在PINKY
 
身後狂操,他们两人一前一後将PINKY带入无比强烈的高潮中。
 
PINKY混身颤抖,高潮一浪接着一浪。在这淫乱的情况下,富国首先不能自
 
制,居然在PINKY的身体内直接发射。由於事出突然,PINKY亦无能为力,只好
 
任由富国继续将他的精液通通射进阴道内。
 
另一方面,子浩此时也濒临高潮,但在发射後并没有把阳具从PINKY的嘴里
 
抽出,仍不停地往喉咙挺进,PINKY亦配合着子浩的一切动作,继续用深喉的方
 
式为他口交,直至子浩完全停止下来。
 
PINKY被小程和他的朋友干完後,累得躺着不停地深呼吸。在露台的我当看
 
到PINKY的淫穴流出富国的精液时,忽然觉得非常兴奋,立即走进房间内疯狂地
 
抽插PINKY的淫穴。由於PINKY的阴道内注满着他人的精液,果然感觉很润滑,
 
干得很舒服,在抽插了十来下之後,我也忍不住射精了。之後我发觉小程和他的
 
朋友们都很尴尬地看着我。
 
在各人休了一会之後,我便向他们说:「今晚我们一定要尽兴,不要计较那
 
些道德伦常,我和嫂子是绝不会吝啬的。」PINKY为了支持我的提议,就说要我
 
们五个人一起干她,而且除了她的子宫外,再没有让他们射精的地方。
 
PINKY说完之後我们又再度出击,而且还很有默契,子浩躺在PINKY身下插
 
穴,我和小程两兄弟站在PINKY面前享受着口交,另外阿进和富国就捉着PINKY
 
的手打枪,忙得PINKY不亦乐乎。PINKY在多重刺激下,淫水直流、高潮叠起、
 
全身冒汗,淫荡的气氛和精液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
 
当大家玩到疲累不堪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天亮了,PINKY的淫穴里注满了我
 
们五人的精液,不停倒流出外。由於各人都玩得太疲倦,所以还没有洗澡,我们
 
六人便赤裸裸地睡着了。
 
当我第二天早上醒来时,PINKY已经开始和他们继续做爱了,像昨晚一样,
 
PINKY的淫穴、嘴里、手上都有鸡巴在抽动着。在大哥和大嫂回来前,我们还来
 
了一次家族风吕,享受着PINKY为我们各人擦背的滋味。
 
余下的行程里,PINKY日间依然是他们的嫂子,但在晚上就变成为众人的妻
 
子,不过,一有机会他们便会触摸PINKY的身体,如乳房和屁股等。由於PINKY
 
整天都被他们拥护着,终於大嫂忍不住问我,如何能够像PINKY般受小程和他的
 
朋友们欢迎?
 
我笑笑的望着大嫂没有回答,心想着:那就要看看大嫂你的身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