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属于性早熟的一类人,依稀记得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习惯在床上蹭鸡鸡了,
 
那时候还跟父母睡一张床,却不睡在一头,我睡在父母脚的那边,每天早上,朦
 
朦胧胧的就用根本硬不起来的小鸡鸡去蹭妈妈的小腿,竟然也有快感,到了小学
 
二年级,就已经能在床上蹭出精液了。後来我的性欲越发的旺盛,常常拿着妈妈
 
的鞋袜边闻边趴在床上左右蹭,直到十五岁,读了初中,有一次宿舍?一个家夥
 
在那?说如何打手枪,这才真正的学会了手淫。可一学会就不得了了,天天撸,
 
早上起床前在被窝?撸,中午午休也撸,到晚上至少要撸三次才睡得着,有一次
 
去外婆家,碰巧看到小姨坐在个小板凳上,大腿分的很开,裙子只盖到膝盖,我
 
一下子就看到了裙子?面的情景,淡粉色的内裤被挤成一条绳,旁边浓密的阴毛
 
肆无忌惮的伸展出来,小姨喊了我,见我没做声,在那发呆,她才注意到我的眼
 
神,一下子把腿并拢,并用力的扯下裙摆盖住,但是我看到的已经够多了,以後
 
的日子?我全是幻想着这一幕打手枪,多的时候一天打了九次!可怜我那小身板
 
啊…如今性欲已然旺盛,但再也没有那时候的激情了,基本上做爱以後,一整天
 
都别想硬起来…,身子骨也就是那时候糟践坏了吧。
 
我十八岁那年高中没读完就放弃了,在家?帮忙,家?开了个不小的店,有
 
四间门面,三层楼,一楼二楼三楼都经营,但是三层楼的两边,都各有一间小卧
 
室靠在边上,父母和员工睡在二楼,由于中间隔着营业厅,营业厅?还堵着半截
 
墙,倒也没什麽不方便,而我就独自睡三楼。店?的员工都是女的,一到夏天,
 
真的是丝袜飘飘啊…我经常趁着没人的时候过去偷偷的闻,甚至有两次还半夜偷
 
跑到女人们的宿舍去偷看她们半裸的睡姿,结果有一次被一个女的发现了,她跟
 
父母说有男人偷看,但是没看清模样,不知道是真没看清还是给我留脸,母亲大
 
概猜到是我,于是就跟他们说「发梦了吧?」想糊弄过去,但父亲就不同了,扯
 
着嗓子大喊「一定要报警!一定要查出来!家贼难防啊!」他喊了整整一个上午,
 
电话也打了,可人家警察一问,没强奸没丢东西,查都懒得查。
 
这事过去以後,我的确收敛了,再也不敢去偷窥,可年轻人嘛…又不是太监,
 
就算是太监也忍不住想那事啊…,有一天我和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员工在一楼加班,
 
我忍不住就偷偷的看黄色图片,本来想着电脑之间间隔着一块木板,她应该看不
 
到,可我看的入神,她起身喝水的时候发现了我的小秘密…「有什麽好看的…」
 
她笑着说了一句,我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说,「可有意思了…学习经验」那女
 
孩脸红着又坐了回去,我一看她不反感,不知道哪?来的胆量,竟然走过去从她
 
後面抱住了她,她一侧脸,我俩就这样亲吻了起来……俩人越吻越热,她说「我
 
都忙完了」说着把电脑关了,我明白她的意思,拉着她的手去了三楼,一进我的
 
卧室,两人又吻到一起,然後各自脱了衣服,滚到床上去。她可真嫩啊…全身都
 
嫩…白白的,婴儿肥,我当时紧张极了,亲吻她的奶子,她的肚子,不知不觉就
 
到了屄那?,她那?还只是一条缝隙,既没有黑木耳也看不到粉木耳,我学着A
 
片?的样子,用舌头舔她的缝隙,那?好多水…透明的,什麽怪味道都没有,只
 
是略微有些发酸,还挺好吃的…小姑娘哪?受得了这个?她强忍着不敢叫出声音,
 
但鼻子?还是莺莺的发出声音,我起初因爲紧张而硬不起来的鸡巴,此刻坚硬如
 
铁!
 
我分开她的双腿,把鸡巴顶到她的缝隙门口,「等一下…」她忽然喊住了我,
 
我停下动作看着她 怎麽了?」她羞怯又担心的问我「你那东西那麽大,能塞进
 
去麽?」这一问把我也问倒了,黄片?的男人鸡巴和我的差不多大,可那些女人
 
都是成年人啊,洞洞也和她的不一样,她会不会太小了?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试试吧!」说着我就用力往前一挺,水多屄滑,我的鸡巴竟然一捅到底…「啊!
 
…」她疼的叫出了声,可我却停不下来,一下下的冲击着她,她的两个粉嫩
 
的小奶子被我撞的不停颤抖,鸡巴传来说不出的快感,她的小屄紧紧的夹着我,
 
「嘭!」
 
卧室的门被狠狠的踢了一脚,虽然门未被踢开,但我来却被吓得不轻,我一
 
紧张噗的一下,全射进了小女孩的肚子?。我俩匆匆穿上衣服,我出去看的时候,
 
却没发现任何人,但我俩再也不敢继续了,她回了自己的房间,我也老老实实的
 
睡觉,第二天母亲就来找我谈话,几乎是发飙和审讯,连骂带揪,那女孩的日子
 
也不好过,被骂哭了好几次,最终她选择了离开……
 
我被关在家?足足关了三个月,那时候也没个手机,再也联系不到那女孩,
 
欲火烧身的时候,就去家?的储物间翻找早些年我看过的一本「婚前教育」,想
 
着上面有女人大奶子大屁股的图片,拿来打打手枪也好啊…。可这一翻,真就翻
 
出宝贝了——「一张贴着白纸的录像带」,家?多年不用的放像机就在三楼的柜
 
子顶上,我好奇的把线接好,然後录像开始……?面的人物非常熟悉- 是母亲和
 
父亲!母亲撅着她肥大的屁股趴在床上,父亲跪在她身後啪啪的撞击,母亲被顶
 
的母狗一样叫唤,两个人还有对话,父亲说「你看你姨浪吧?」母亲说「你才浪!
 
你个浪吊…」父亲往前跪了跪「还敢骂我?草死你!草死你!」说着就加速
 
冲击起来!母亲顾不得再骂了,啊……嗯……像个岔了气的孩子似的叫唤,镜头
 
变化了位置,变得低了许多,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母亲皱着眉头享受的表情,
 
可以看到她晃动的大奶子,还有那乌黑浓密的阴毛,以及那迎着父亲不停扭动的
 
大白臀…。我握着硬邦邦的鸡巴,随着父亲的挺动一下一下的撸着,仿佛那个操
 
母亲的不是父亲,而是我!我情不自禁的小声喊了出来「妈我要操死你…我要操
 
死你……「你骂谁!?」母亲猛地从楼梯上推门而入!她一眼看到了录像?的人
 
物,「谁叫你看的!」说着发疯似的冲过去,扯下电源,抱着录像机就要走,她
 
一回头,看到我翘得老高的鸡巴,再也顾不得骂我,跑下楼了……
 
自那以後母亲再也没有骂过我,看样子是想让这件事被淡忘,可我却怎麽也
 
忘不了那喷血的镜头,时常幻想着母亲的大屁股,那个镜头是会动的,也就是说
 
父母做爱的时候有个外人在帮他们录!父亲称呼母亲是「你姨」看样子还是个小
 
孩,淫乱!太淫乱了!可越是这样想,我反倒越兴奋!後来母亲终于受不了我盯
 
着她屁股的眼神,和父亲商量好,把我送去读职业中专了,在学校?,我操过三
 
个女孩,可一个处女都没有,个个都是名副其实的臭屄,我越操越没了兴致,慢
 
慢的就很少碰女人了。两年後的一个暑假,我没有像以前一样出去做假期工,而
 
是因爲肺炎,呆在家?休息,过去的种种往事的确是淡忘了许多,可在家?呆的
 
久了,就感觉出家?的气氛大不如前,偶然的一次在街上碰到我的小初次女孩,
 
她如今已经订婚了,我说起家?不和睦,她神神秘秘的跟我说起了她知道的事情,
 
原来父亲自打开了店,有了第一批员工,就没消停过,不管是结婚的还是单身的
 
女孩,他都睡!只要是有员工请假,员工宿舍?有女孩落单,他就半夜直接光着
 
身子去女员工的房间,更让我不理解的是,母亲竟然默许!我听她说了这些,就
 
问及那盘录像带的事,「是你爸让我拍的!我不敢去,你爸喊了我三次,後来还
 
是你妈把我拖上去的……」我不记得当时我说了些什麽,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麽
 
表情,丢人,真的丢死人了……
 
我回到家,就开始注意父亲的一举一动,这一看果然是处处透着骚情…好几
 
次看到父亲去拍女员工的屁股,光天化日,肆无忌惮!终于有一天中午,我下定
 
决心去和母亲谈谈,找遍一楼也没找到,就去了二楼父母的卧室,我推开门,发
 
现母亲正在睡午觉,夏天天气热,屋?又没装空调,熟睡的母亲只穿着内裤和胸
 
罩侧身睡在凉席上,看着那肉色三角裤包裹的肥臀,我的鸡巴瞬间硬了起来!我
 
一下子忘了此行的目的,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用手轻轻的捏着母亲的内裤,一
 
点一点的往下褪…,随着那丛阴毛的露出,我的呼吸越来越粗,可鸡巴反倒紧张
 
的越来越小,在内裤褪出母亲双脚的时候,她翻了一下身,我吓得气都不敢出!
 
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床边,过了一会,我看母亲没有醒来,这才开始欣赏
 
大字型熟睡的母亲。软塌塌的两个大奶子,一身的肥肉…屁股更是出奇的大,浓
 
密的阴毛下是A片?那种又肥又黑的老屄,褶在一起的两片阴唇,就这样大张着
 
口对着我,我甚至能闻到那股浓浓的腥臭味…。我开始学着外国人的样子,一口
 
一口的往手上吐着黏糊糊的唾液,涂抹在鸡巴上,鸡巴涨的好大!龟头都撑得发
 
亮了!
 
我就这样注视着母亲的生殖器打手枪,心想赶紧撸完出去,已经是赚了大便
 
宜了,平时一本正经的母亲如今扒着屄给你看,还嫌不够麽?很快另一个想法就
 
涌了上来,撸完了就走?那也没用,你把她内裤脱了,难道你还给她穿上不成?
 
非醒来不可!母亲也只是个女人!一个骚女人!一个当着外人面挨操的浪屄!
 
我再也忍不住,喘着粗气趴到母亲两腿中间,沾满唾液的鸡巴顶到了母亲的屄上!
 
母亲睁开了眼睛,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就俯身刺了进去!母亲疯了一样,发
 
出阵阵低吼…她两手撕扯我的头发,抓我的脸,我挺起身子头朝後躲避着,母亲
 
就在我胸膛上抓出一道道血痕…我哪?还体会的到疼痛?伴着母亲的大腿,一下
 
一下的捣着老屄!?面起初没水,全靠我的唾液润滑,可只捣了几下,母亲的老
 
屄?就泥泞不堪了…。母亲见我越捣越有劲,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就手脚并用
 
的挣紮,她两条腿用力擡高,想要把我踢下去,那力气太大了,我根本抓不住她
 
的大腿,见她腿擡起来,顺势一趴,用肩膀抗着她的双腿,这样插的更深了!母
 
亲继续扭腰用力,阴道也跟着收缩起来,我一下子被夹到了高潮,啊!的一声,
 
把积攒许久的,浓浓的精液,射进了母亲肥沃的土地?!我扛着母亲的大腿,抚
 
摸着,舔着,继续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我的鸡巴一下一下的在母亲的屄?抖动,
 
每抖一下就射出一股精液,足足在?面抖了七八下才缩头缩脑的溜了出来…,母
 
亲趁我无力,一脚把我蹬下了床,她已不像平时那麽会侮辱人,只是不停的重复
 
骂着「畜生…畜生………」母亲流着眼泪,从旁边抓了一包纸巾擦着自己的下体,
 
好多精液往外流,射精後的我瞬间感到害怕了,我捡起短裤,穿上就跑了出去。
 
出去以後我就去了表哥家,一躲就是半个月,直到开学,家?一直没什麽动
 
静,看样子母亲没有说出去,生活又恢复了平淡,後来我回家,母亲也没有再提
 
这件事,但也没出现我幻想的场景,她一直躲着我,就算是和我说话,也和以前
 
不同了,不再是母亲对小孩子的口气,而是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来对话。转眼我就
 
从中专?毕业了,父亲看不惯我蹲在家?,总觉得我碍事,出去玩吧,没钱,在
 
店?吧,父亲就说我别在店?晃悠「砸买卖!」尤其是看我和店?员工一起倒个
 
垃圾,擦个玻璃什麽的,就想方设法的把我支开,我倒是不觉得有什麽委屈,你
 
操人家老婆,人家说你两句还说不得麽?可这种日子过了半年,我也实在是在家
 
?呆够了,就琢磨着出去打工,中专的同学回老家的都没了联系,同城的都是跟
 
着父母混,我找工作一没技术二没学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店?的员工慢慢的
 
都不再理我,她们看透了我们家的形势,一个长不大的太子谁愿意投资?渐渐的
 
我就没什麽人说话了,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不是不想说,是没人听…,
 
後来家?来了个外地的打工妹,人长的又矮又丑,还比我大好多岁,但她是外地
 
人,不会本地话,别人抱着欺负她的心态也不去理她,她就只好和我说话聊天了,
 
聊的久了,就成了朋友一样,经常一起出去吃饭,有一次我爹请她和其他员工去
 
聚会,庆祝我爹的生日,像以前一样,我和我妈被留在店?看店,那外地佬见我
 
没去,就跟我爹说:他是少东家,他不来咱们吃个什麽劲?之後父亲就和她争吵
 
起来,具体吵的什麽我也不知道,那会儿,我正在给我妈施肥呢…。话分两头说,
 
我爹他们出去以後,理论上不到深夜时不会回来的,可这晚上店?哪来的生意?
 
我就和我妈商量好关了店门,母亲去二楼冲凉睡觉,我一个人在一楼上网,
 
随着电影?日本阿姨的鬼叫,我渐渐的又被欲火烧身…,正撸着,就听到了楼上
 
传来哗哗的水声,猛然想起家?还有个女人呢…一个虽然不漂亮但是丰乳肥臀的
 
女人…一个理论上不能操,但是却被自己狠狠操过的老屄…!我关掉电脑,把自
 
己脱的溜光,抱着衣服上了楼,躲在楼梯间的门後面,不一会我就听到母亲冲完
 
凉从浴室?走向卧室,我拉开楼梯间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丝不挂的母亲!她大
 
概是想裸跑进卧室吧…我冲上去从後面抱住了母亲,大力的揉搓她的乳房,而我
 
的鸡巴硬邦邦的顶在她光滑的大屁股上!母亲奋力挣紮,可她哪甩的开我?」你
 
这个畜生!…你到底想怎麽样!?」母亲带着哭腔问我,我粗声粗气的说「我就
 
是想让你像录像?那样,撅着腚让我好好操一回!」母亲羞愤难当「畜生!…我
 
怎麽生出你这麽个畜生!早知道我就该掐死你!」母亲骂什麽都没用了,我哪?
 
停的下?鸡巴像操屄一样,一下一下的顶母亲的屁股沟…「妈!就一次!你让我
 
操一次,操一次你的大腚!我以後再也不碰你了!」我的话起了作用,母亲放弃
 
了挣紮,任由我抱着往卧室挪去,到了床边,我一下把母亲推倒在床上,「妈!
 
撅起腚来!」我急不可耐的跪到床上,母亲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是你妈呀
 
…,我伺候你长这麽大,你对的起我吗?对得起你爸爸吗?」我哪?听的进去…
 
「我爸天天操那些骚逼!哪?顾得上咱们娘俩!如今我长大了,你再伺候我一次
 
不行吗!」
 
说着就去摸母亲的大白腚,母亲哭着把腚撅了起来,「就一次!」我顾不得
 
说话,扑到磨盘大的肥臀上又亲又舔,舌头顺着大屁股滑到了母亲的屁眼,那?
 
已经清洗的很干净,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我亲吻着母亲的屁眼,不断的用舌头
 
往?面插…,母亲全身颤抖起来,「你快点!」母亲催促着,我加快了舌头的抽
 
插速度,「别舔了,一会他们回来了!」我故作不解的说「还闲慢啊?我舌头都
 
抽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