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婶姓杨当时三十三岁,身高1。65米穿的是一条天蓝色紧身连衣裙。 白白的皮肤一双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大约36c的胸围,细腰丰臀,长得非常漂 亮不输给任何明星。那时她在一家木材公司作客户经理。
 
由於没有找到工作的关系整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婶婶到 我家来,我的人生才有了一次不同寻常的体验。记得那时还是夏天邻近中午,在 父母上班後我和往常一样在家等待寄出去的简历有回应。百无聊赖的我在家里只 穿一条内裤看黄带,看着看着我就有了反应刚想自己解决时门铃响了。与是我马 上把黄带藏好然後去开门,当我看到门口站的是小婶婶时我很惊讶。因为她还从 来没有一个人到我家来过,通常她到我家来都是和我叔叔一起。
 
於是我把她让进了屋我让她进了我的房间,然後马上藉口倒茶给她喝去了厨 房,让自己发硬的小弟弟软下来。我在厨房等很长时间等到我的小弟弟恢复正常 才把茶端给小婶婶。
 
当她问我为什麽要这麽长时间,我随便撒了个慌个搪塞了过去。我问她今天 怎麽会来,她说:「今天下午约了客户地点就在我家附近,为了准时所以到我家 来。」我们於是就聊了一些家常,後来他对我讲她的脖子扭了非常不舒服。我便 对她说:「我给你揉揉把!」她同意了。我让他坐在椅子上我站在她的背後,帮 她按摩。
 
我先帮她捏脖子,一边捏一边偷偷用鼻子在她颈部闻。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 香皂味道,还有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香味。不一会儿我的阴茎就冲血竖了起来, 还好在她後面她看不到。由於黄带的影响和她身上的味道,我的阴茎肿胀得发疼 急於想解决一下。这时小婶婶对我说:「我的肩膀和背也有点酸你也帮我揉揉把。」 我马上把手从她的脖子转到了她的肩膀和背。这是我好想看一下小婶婶那被紧身 连衣裙包住的身体。我就对小婶婶说:「这样捏的话裙子会皱的要不要把裙子解 开?」她同意了,於是我漫漫地从後面把拉练拉开把裙子褪到肩膀以下。我想这 样的话她不会有疑心的,我看到她的白色胸罩而且是从後面解开的。
 
我好想解开它,但是不敢。我只能默默地帮小婶婶捏肩膀和背。为了看她胸 罩里的东西,我让她身体向前倾。我就从她身後低头向前看,由於她戴的胸罩较 松所以我可以看见她半个白花花的奶子,有时随着她的身体晃动还能看到乳头。 我看这她若隐若现的乳房,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幽香。我的脑子晕忽忽的, 手也不知不觉地向着她的乳房进攻。先是在乳房的边缘轻轻地抚摩,而後试探性 的把手往胸罩里伸。我的动作非常缓慢生怕被小婶婶发觉,当我的手指刚碰到乳 头时小婶婶突然把身体转了过来。问我到:「你在干什麽?」这是我一下子呆住 了,我吱吱呜呜地说:「我我我……」这时她的脸离我肿胀的阴茎只有5公分的 距离,我的阴茎能清楚的感觉到从她嘴里呼出的热气。我不由自主地把腰朝前挺 了挺当我的阴茎几乎要碰到小婶婶的脸时,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来阻挡。当她的手 触碰到我的阴茎时就改挡为握了,她握住我的阴茎轻轻地抚摩并且不时用舌头隔 着内裤舔。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呆呆地站着脑子一片空白任由她所为。
 
当她褪下我的内裤时我的肉棒几乎是弹到她的脸上,我的龟头上有一丝丝透 明的液体垂下。她用双手握住我那长约20公分的肉棒,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含住 我半个鸡蛋大小的龟头并且用她的舌头舔我的尿眼。舔了一会儿她松开一只手去 摸我的睾丸完了又用嘴含住我它轻轻地用舌头舔,另一只手时而握住我的肉棒上 下套动时而在我的龟头上抚摩。我两只手也不闲着先是解开了小婶婶背後的胸罩 扣子,而後弯下腰用两只手抄住她的两个奶子,先轻轻地抚摩继而改摸为揉并不 时用手指夹住她的乳头轻捏。她气喘吁吁地吐出我的睾丸,重又含住我的肉棒不 停地吞吐。当我感觉到要射精的时候我把她的头用力按向我的下面并且把我的阴 茎用力地往她喉咙深处塞,终於我憋不住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在她的深喉处疾射而 出。
 
她也随着我的抽射不断地把我射出的精液往下咽。可能由於我按得太紧小婶 婶透不过气来的关系,她的头拚命往後仰想把我的阴茎吐出来。由於极度的快感 使我按住她头的手的力量有所减弱,她吐出了我的阴茎。但是我的射精还没有结 束,当我的阴茎脱离她的口腔的时候还在不住地抽动随之射出的精液都射在小婶 婶的脸上。看着她满脸的和嘴角溢出的精液我真是满足,当我射完之後小婶婶用 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阴茎并用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对我说:「你要死啦,想憋 死我啊!」说完後又用她的嘴含住我的阴茎并且用舌头帮我清理我阴茎上的残留 物,我真料不到平时给我印象端庄淑女的小婶婶会这样对我。看着自己的阴茎在 她的口里进进出出,且阴茎上的残留物越来约少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很快又竖了 起来,她吐出我的阴茎用手握住轻轻地套弄。说到「你舒服过了,轮到我了。」
 
小婶婶站了起来,面对着我脱掉了她身上仅有的一条内裤。然後到床上躺了 下来并张开双腿对我说:「来吧!!」我整个人就压在了小婶婶的身上亲吻她的 小嘴,把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让她吮吸我的舌头。然後她回应地把她的舌头伸 到我口内让我吮吸,我们的舌头就这样纠缠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唾液。我的手也不 闲着,不停地摸她的两个乳房和下体。她在我不停地上下攻击下不一会而就气喘 吁吁了。并不时伴有轻轻地呻吟声。我开始学黄带上面的动作慢慢往下亲,在亲 到乳房的时候稍做停留仔细地亲吻她的乳房并且轻轻咬啮她的乳头。两只手在乳 房上不停地挤压,让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中不断地变形。然後就一直往下亲到了黑 三角地带把阴毛一并含入口中,终於到了桃源洞口我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骚味我想 这个大概就是所为的女人味了吧!
 
於是伸出舌头添她的两片阴唇并把舌头伸想她的洞内然後逐渐地加快添舐的 速度并且不时地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内快速地抽动不时抚摩她的阴核。小婶婶随 着我的动作反映越来越强烈,我更加卖力地把舌头伸向她阴道的深处,在一阵剧 烈地痉挛後一股微酸带骚的液体注入我的口中。
 
我刚想起身小婶婶却用双手按住我的头把我的脸压在她的胯间好长一段时间 才放手。等她平静後她说到「刚才实在是太舒服了,并问我是从那里学来的。」 我说:「看黄带」。「她笑骂到」你真是人小鬼大!「
 
我没有说什麽只是用行动作了回答,我重新压在了小婶婶的身上用手指拨开 小婶婶的两片湿淋淋的阴唇。用龟头在阴道口磨了几下就用力戳了进去。一下子 就把我的阴茎整个地插到她的阴道内,她发出啊的一声并用双臂紧紧地楼住我。 我彷佛得到了鼓励用力地抽插,随着我的抽插小婶婶不停地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声。 当我抽送到一百次左右时,小婶婶的呻吟声越发的响亮起来并不时要我用力插不 要停还跟随我的抽插不住地挺动下身好像要我的阴茎贯穿她的子宫似的!看着小 婶婶淫荡的表情我的动作更加疯狂起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也进入高潮状态摇 头晃脑,歇斯底里地大声叫着。这时我也快射精了於是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 射精前的一瞬间我把阴茎插到她阴道的最深处几乎是顶着子宫射出了我浓热的精 液。她几乎在同时到了高潮。我们在高潮的冲击下都暂时失去了知觉,赤裸的相 拥睡去。
 
当我们醒来时已快到她去见客户的时间了,这时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突然 我有了一个新想法我要玩小婶婶的屁眼!我见她还没有完全从高潮中摆脱出来, 就又骑在了她的身上。她认为我还想要就说:「我和客户见面的时间快到了,你 要的话动作快点。」并配合地张开了双腿,我假意地把我肿涨的阴茎拿到她的阴 道口不住地摩擦在她没有防备时往她的屁眼插去。可是由於没有润滑剂的关系, 我只进去了半个龟头就进不去了。小婶婶也因为屁眼的异样感觉而惊醒,她有些 恼怒地问我想干什麽?我说:「想试一下玩後庭的感觉。」小婶婶说「不可以。」 但是我没有听她的继续把我的龟头往里送。好不容易才把整个龟头都塞了进去, 但是後面的一部分说什麽也塞不进去了。由於我的粗暴,小婶婶不停地扭动身体 想摆脱我。嘴里不住地喊「痛死了,快停下来」这时我看见小婶婶由於疼痛的关 系额头上都出汗了,面色也变苍白了。我害怕了,於是就把龟头从她的屁眼里抽 了出来。我不停地向小婶婶道歉「我不是故意弄痛你的,对不起!」她也不说话, 只是默默地把衣服穿好。我等她穿好衣服後,苦着脸拉住她的手说「我错了,下 次不敢了」
 
小婶婶看到我那滑稽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骂到「年轻人就是不知轻 重,只顾自己舒服完全不考虑别人。」我回答到「是,是」小婶婶又说「肛交我 还没有试过,等下次有准备再来。还有你先把裤子穿上!」由於刚才心慌意乱我 还没来得及穿任何东西,还是赤裸的。我拿起内裤就穿上了,可是我的阴茎还挺 立着的关系。前面凸出一大块很不舒服。我尝试着把它压下去可是没用。小婶婶 看着我的动作又笑了起来。说:「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还是我来帮你解决但由 於时间关系我只能用手和嘴。」说完她拉下我的内裤口手并用帮我安抚阴茎,最 後是我射在她的嘴里结束。
 
小婶婶走时说「有空我还会来的」,我提醒她到「你答应下次的事别忘了。」 她什麽都没说只是对我嫣然一笑,然後就走出了我的家门。